CryptoYC Insight|货币历史的演变(三): 殖⺠时代下的公司股份制

1348年,黑死病,即鼠疫,从亚洲传播至西欧英格兰岛,在岛屿西南部登陆。得益于广泛的英格兰贸易网络,该瘟疫从英格兰传遍苏格兰和欧洲大陆。随后不久,欧洲各地出现了有史以来最糟糕的死亡率,导致欧洲失去了其总人口的一半,摧毁了英格兰的大约六成的农民阶层(Peasant),城市经济出现萧条,负有债务的农民发生债务违约,而骑士阶层(Knight)在零星地出现地方性冲突。直到1473年,史学家首次将其描述成一种带有痢疾症状的的流行病。本文将阐述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形成和制度创新,该制度延续至今,最终形成了目前的公司股份制。

在14世纪的地缘政治中,基督教世界风雨飘摇。奥斯曼帝国(Ottoman Empire)不仅占领了拜占庭帝国最后的领地,还不断向中欧推进,陆地和海洋力量持续扩张。几乎与黑死病同一时间打响的百年战争(Hundred Years’ War),则进一步加剧了社会的动荡和农产品欠收。在战争与疾病的双重打击下,社会动荡的欧洲出现了日益萎缩的经济活动,陷入经济紧缩。

在货币流动上,15世纪的欧洲出现严重的贵金属稀缺,被后人称之为黄金大饥荒(Great Bullion Famine)。其中大部分的金与银通过交易商品,流向了印度的寺庙和中国的商人手里,长期留在欧洲的金银少之又少。而帝国当局,为了对抗物价过度下跌,采取了我们之前所提到的货币贬值(Debasement)的货币政策,来刺激通胀。

为了应对日益紧缺的贵金属和香料,哥伦布于1492年成功地说服西班牙王室来获得一笔航海启动金,且在后来的一年里发现了美洲新大陆,开启了美洲殖民之旅。然而,对于更早开启全球航海的葡萄牙人来说,他们也几乎同一时间绕过南美的好望角,航行至印度洋,发现印度。而这一切让后来兴起的荷兰人和英国人抓住了机会,通过政府特许经营的方式和独特的股份有限公司架构,垄断了欧洲与亚洲来往的主要贸易,为全球殖民时代拉下帷幕。

文艺复兴时期的一位雕刻家,Theodor de Bry,曾在他所出版的 Collected Travels in the East Indies and west Indies (1590–1634) 中,准确描绘出最早美洲殖民者心中的欧洲中心主义。在图中,哥伦布手里紧握着的一根深深扎地的长矛,伴随着背后成群到达的战舰和立起的十字架,宣告着这片原属于美洲土著的土地已归于西班牙君王所代表的神权所统治。Source: kastatic

横跨大洋两岸的全球债务链条

在上一部有关中世纪的货币历史中我们提到,在13至14世纪里,意大利人开始将数学家斐波那契所发明的金融数学,应用于日常的商业活动和信贷业务中,允许人们通过提前预估收益来参与具有风险性的经济活动。在威尼斯所诞生的复式记账法,也在欧洲兴起的私人银行业中广泛流传开来。与此同时,公司制度性的创新,有限合伙制度的发明,进一步能让参与者来实现风险共担和收益共享。而这一切的一切,都为殖民时期的欧洲大公司时代的到来做足了铺垫。事实上,这些早期的商业知识并未能在民间广泛流传,相反只有极少数的贵族精英了解其内在的运作逻辑,以至于他们能轻易地从中获利。

进入17世纪后,也只不过城市中市井阶级能开始尝到了这些投机性的金融游戏一点甜头而已。其中,几乎人人熟知的郁金香泡沫(Tulip Mania),人类所记载最早的“投机性泡沫“之一,就这样诞生了:价格昂贵的郁金香因其培养难度和市场稀缺下,梦幻般地诱使人们不断购入与抛售。同样,这样的场景像极了位于伦敦交易巷(London Exchange Ally)的乔纳森咖啡厅(Jonathan’s Coffee-House)。就在这看似普通的咖啡厅里,每天都会出现新的招股说明书,都会在特定的时段里传来股票经纪人向人群喊叫着的最新股票报价,而其门口热卖的报纸便每天登刊着来自大洋另外一端各公司的最新探索情况。没错,这咖啡厅就是现在大家熟知的伦交所的最早前身。

交易胡同(Exchange Ally),一条只有45米长的小路,位居于皇家交易所和邮局之间。在早期,皇家交易所交易着各种商品和证劵的地方,邮局则汇聚各路的信息。事实上,只要谁先从邮件中得知大洋另一边的消息,他就能提前前往咖啡厅建仓套利,而旁边的伦巴第大街(Lombard Street)则是各种大银行的驻扎地,其中包括英格兰银行。Source: Wikipedia

在那时,这里发行着业务不透明的南海公司(The South Sea Company)的权益(Subscriptions),使得人们趋之若鹜地购买,产生后来著名的“南海大泡沫”。而这样的情况,也出现在英国贵族中:当他们看到利润丰厚的亚洲贸易路线而开始投机般花重金创立航海公司时,莫斯科母公司(The Muscovy Company),即被公认第一家的股份制公司,试图寻找着从大西洋向北启程前往亚洲的新贸易航线。

一方面,人们根本无法清楚地估量地球另外一端的风险,无法理解资本世界运转的秩序。另一方面,人们却带着无限的热情,参与到这庞大的金融游戏当中,帮助这些冒险公司募资,贪婪地祈求着这些跨国公司所发行的权益能带来倍数级的收益。而最疯狂的是,这种面向公众的股权募资手段,成功将世界的债务链条紧密地连接了起来。大英帝国下的繁荣昌盛的商业社会和被法律所严格保护的私人产权,同时发生于全球化殖民统治的发展大进程中;债务的非人格化使得在伦敦皇家交易所(The Royal Exchange)上的股票经纪人,根本无需顾虑权益公司背后在大洋另外一端的殖民统治和暴力奴役;换句话说,伦敦市井阶级的商业繁荣以及个人的金融解放却是直接奠基于全球殖民统治上的压迫。对于懵懂却又满怀新鲜感的人们来说,他们无法知情这些手持的权益却链接着大洋对岸上完全不同的另一个世界。

那也是一个残酷无情的世界,由利益所导向的借贷金融机器(主权与贵族)。在披上“公司”外壳后,与主权部门肩并肩地推动着全球殖民化,给新大陆上依然仍未革新的原住民带来生灵涂炭般的毁灭和奴役。

欧洲“公司”视角的殖民贸易

世界著名金融史学教授,威廉·戈兹曼在其《千年金融史:金融如何塑造文明,从5000年前到21世纪》一书中,曾这样的指出:金融创新的出现是为了解决时间和地理上的经济问题,但它们不可避免地带来了新的挑战。

自16世纪之后的两个世纪里,北欧兴起了两家贸易公司,英国与荷兰东印度公司,主导着欧洲与亚洲的贸易。这两家即是公司,也是殖民机构,最终国家开始为从事全球贸易的英国和荷兰商人的利益服务。而这一从私人企业到国家工具的演变过程是欧洲金融史上具有着重要意义,因为国家将英国和荷兰人所上缴税收用于支付这样以贸易公司起家的殖民帝国,而他们的兴起标志着欧洲对于新世界探索和殖民的野心与抱负。

始于17世纪,荷兰共和国开启了其鼎盛时期(Dutch Golden Age)。1602年,阿姆斯特丹股票市场,世界上第一个股票交易市场,成立了,其成立的主要用意时服务于荷兰东印度公司的股份发行。荷兰东印度公司Vereenigde Oost-Indische Compagnie(VOC),最初由荷兰几个城市的商人投资组建的公司。通过组建一家公司,荷兰人仿效了成立于1600年的英国东印度公British East India Company(EIC)的榜样。这两家公司都试图与葡萄牙人竞争获得有利可图的亚洲香料贸易的机会-他们成功地做到了。在接下来的三个世纪中,VOC占据了印尼贸易的最大份额,而英国则主导了与印度和中国的贸易。西班牙和葡萄牙是发现新大陆和通往亚洲的海上航线的先行者,但荷兰人和英国人占据了主导地位。

在荷兰城市霍伦,在17世纪刻着 Dutch East India Company的石牌, Source: wikimedia commons

在荷兰政府授权下,东印度公司大规模地拓展了其在海外的政治权利,其中包括执法、签注协议以及以及发动战争。1602年的《特许状》,准许荷兰东印度公司以荷兰议会的名义建造防御工事、任命长官、为士兵安排住处以及同亚洲的列强签署协议。尽管荷兰东印度公司兼具商业和国家属性,但并不妨碍其成为现代股份制公司的鼻祖,以至于后来能够绝对地掌控着印尼殖民地的亚洲贸易。在金融的推动下,荷兰共和国在贸易、航运和技术方面处于领先地位,成为邻国英国和法国嫉妒的对象和学习的榜样。

根据戈兹曼的描述,荷兰东印度公司于1612年修改了其章程,将其有单一资本制转型成为了永久资本制;单一资本,即最初东印度公司的投资者规定其初始股份的偿还期限为10年,且只有当利润超过投资的资本时才允许分红。为了弥补如此长期的风险溢价,投资人的股份被允许在市场上自由交易,以流动性补偿资本锁定。同时,1602年3月,荷兰议会正式颁布《公司成立特许状》,其中最重要的条款是,荷兰东印度公司被授予从荷兰共和国到好望角以东以及经由麦哲伦海峡的为期21年的船运贸易垄断权。然而,当十年到期了,荷兰政府便干涉股东们的意愿将其改为永久资本制,成功地创造了一家永续型股份制公司。而在后来的英国东印度公司,也沿袭了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做法,在印度打造了一个庞大的殖民帝国,经营着鸦片、蔗糖、火药以及香料的生产线。

The Noord-Nieuwland in Table Bay, anonymous, 1762, Source: Wikipedia

就这样,由巨额资本、远洋贸易和股份制三者的结合催生了荷兰东印度公司,也促使荷兰东印度公司不断进行制度创新,最终形成了现代意义上的公司股份制。

下一部,我们将集中聚焦于在殖民战争频繁的时代下,英国是如何诞生其议会制度,推动内部财政革命,打造出第一个完善的现代公共债务体系。

Reference

GOETZMANN, WILLIAM N. *MONEY CHANGES EVERYTHING*.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 2017.

“世界首家股份制公司:荷兰东印度公司.” 金融博览中心, 深圳证劵交易所.

--

--

Distributed blockchain research institution. Focusing on underlying technology research and practice. Support us: http://giveth.io/project/cyc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
CYC

Distributed blockchain research institution. Focusing on underlying technology research and practice. Support us: http://giveth.io/project/cy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