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链即货币网络(一):通往自由之路| 观点

自由,是人们控制自己命运的能力。没有自由,我们无法保护自己的家人、财富。而货币,是自由的保障,是自由的奠基石。本文将从货币的发展角度出发,探讨货币与自由两者之间的联系。

货币是通向自由的必经途径

自由,是人们控制自己命运的能力。没有自由,我们无法保护自己的家人、财富。而货币,是自由的保障,是自由的奠基石。

货币使人解放。货币在本质上体现的是货币和社会以及每一个个体的关系。对于单一个人来说, 货币使人与社会的每一部分建立起更紧密的链接。换句话说,货币的所有赋予个人部分自由,这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它帮助人从自然社会的”所有人对所有人的战争“的状态摆脱出来,扩大人的生存空间和交往的界限和内容。

货币是社会权力的抽象体现

货币成为商业社会的主宰者。本质上,货币是社会权力的抽象体现。它赋予私人普遍的权力,对一切事物进行支配,主宰,统治。随着社会的货币化进程的不断扩展,货币的权力不断加大,赋予其在商业社会上有一定的可支配权。

垄断货币权的可行性

法定货币受到所有人的欢迎,这类系统也不可避免的被中心组织所掌控。

共产党宣言第五项措施:通过拥有国家资本和独享垄断权的国家银行,把信贷集中在国家手里

一个组织可以自由扩展债务,而不承担任何风险吗?

  1. 货币增发是一种隐形税制

货币增发本质是一种隐性税制,组织债务是所有人财产未来的税单。

自1970年代牙买加体系的实施,全球信用货币体系建立以来。国家以法定货币为食,国家发行新债,债务由中央银行货币化。

政府与央行的自发性联盟,并没有带来经济的稳定。反而造就经济繁荣-萧条周期的恶性循环,其后果不止于人们的财富购买力与储蓄被窃窃取。同时,每当经济萧条来临,组织被授权两件事:扩大权力和税收,任意支出而不必担心问责。也就是说,每一次的经济萧条货币增发,都伴随着政府权力的膨胀。

国家成为货币的绝对统治者,便无法克制自己的本性。从那时开始,国家不受约束的发行债务,增发货币,不断在扩张,个人的自由与自由土壤不断被侵蚀。如果我们继续走这一条路,将导致货币体系的空前崩溃。最危险的情况下,政府最终没收绝大多数甚至全部私有财产,以偿还国家债务。

疫情后国家增发信贷已超过所有国家GDP总和(中美不计入统计)

全世界的政客都意识到信用货币与主权债务扩张的不可持续。并为最坏的情况作准备:保护与国家密切相关的人。

2. 企业家精神被窒息时,创新和进步便被扼杀

“市场调节”被“主权调控”取代,企业家精神窒息,创新和进步便被扼杀。

在”市场调节”的经济中,市场通过储蓄与消费周期以利率与价格为中介平衡经济体系。储蓄周期鼓励民众进行长期的资本投资,进而转化为供应链的生产效率提高,带来更好的更廉价的产品。消费周期支持民众将储蓄周期中的收益用于消费更好更廉价的产品,从而促进生产性企业的发展。

在”主权调控”的经济中,经济萧条时,国家向市场注入货币与信贷。通过调控注入的“劣币驱良币”。”不良资金”进入竞争能力更弱,效率更多的企业,竞争优势从”生产企业”转移到”非生产性企业”与僵尸企业中,进而抑制专注生产性/盈利性的产品的企业发展。

企业家精神和创新推动了经济增长,他们是经济增长、稳定、可持续的支柱。当资本投资和企业家精神被窒息时,创新和进步便被扼杀。当前全球货币宽松政策与政府财政赤字支出达数万亿美元,生产性投资(扩大企业规模/投资新技术,进而提高生产效率)被抑制。

全球债券违约率是自1995年以来经济衰退期间平均违约率的两倍

3. 案例:疫情后美联储措施

鲍威尔讲话提出,2022年将是加息的最早时间。美联储在可预见的未来保持负利率或零利率。资本从生产性投资不断流向债务支付,美国经济将与欧洲和日本一样陷入停滞。负利率/零利率对经济具有破坏性影响。它不会带来强劲的经济复苏,相反会给经济带来严重的损害,给漫长的经济复苏周期带来不可逆的长期的经济损害。

低利率促使家庭资产转向储蓄,对经济造成持久性损害

长期以来,人们一直在尝试零利率和负利率,特别是在欧洲和日本,结果不仅令人失望,而且具有破坏性。证据表明,零利率或负利率几乎不能确保强劲的复苏并限制持久的经济损害,几乎肯定会导致缓慢的复苏并造成重大的长期经济损害。

日本进行负利率/零利率政策后,没有带来强劲不断增长的经济。取而代之的是,低水平的愈发恶劣的经济增长,保持零利率以来,过去三十年仅有2%经济增长超过2%。

日本实行零利率政策以来,过去三十年仅有2%的时间段GDP增长超过2%

金融危机后的货币宽松政策,使公司的发展停滞,企业债务规模不断增高。资本从生产性投资(例如对新技术的投资或雇佣工人)转向对愈发庞大的债务规模的利息支付。

日本经济内生增长潜力耗尽

如鲍威尔所采用的长期负利率/零利率政策,很可能让美国金融走向与欧洲、日本相同的道路。它不会带来更好的消费与经济增长,相反,它会伤害银行的盈利能力。僵尸公司会借此不断补充现金流偿还债务,而非投资,扩张或增加员工规模与员工工资,最终导致美国经济破裂,经济的内生增长潜力耗尽。

美国债务规模达27万亿美元,占据GDP比例史无前例高达136%

自由货币市场是通向自由社会的第一方式

我们的货币是由国家垄断,自由的最大威胁来自于我们政府。政府不受控制的发行债务,自由土壤与我们的权力不断被侵蚀。我们需要创造一种稳健货币,一种不受国家支配但由自由市场中的人民自发选择的货币。

稳健货币无任何神秘之处。过去六千年,稳健货币由某种形式的安全、固定重量的商品(黄金或白银)所支持。随着对美元的信心不断下降,市场重新转向黄金与白银,以及具有黄金许多特征的加密货币。稳健货币的实现具体有两个策略。

第一个策略是货币思想的启发普及。向尽可能多的受众介绍法定货币的弊端,以及他对个人、家庭、社会的影响。向他们解释,法定货币制度有一种更优越且可行的代替方案,即稳健货币。

第二个策略是在货币技术上取得突破性的进展。结束国家对货币生产的垄断,开放自由货币市场。自由货币市场即人们可以自由选择自己想使用的货币,可以自由地向同胞可以作为货币服务的商品。

米塞斯(Mises)告诉我们,稳健货币是捍卫我们的自由抵御国家侵害必不可少的路径。将货币发行的权力从国家手中夺走至关重要,否则,自由无希望,而自由货币市场是稳健货币的前提。

自由货币市场的实现,货币创新至关重要。将货币学思想与区块链技术结合,保证货币支付的匿名、透明,进而保护我们的自由,我们的家人与财富;结束国家对货币发行的垄断,塑造一个自由货币市场。

--

--

Distributed blockchain research institution. Focusing on underlying technology research and practice. Support us: http://giveth.io/project/cyc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
CYC

Distributed blockchain research institution. Focusing on underlying technology research and practice. Support us: http://giveth.io/project/cyc